美首都华盛顿宣布"居家隔离令" 违者最高罚5千美元


3月27日,有美国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文表示,其医生父亲竟要用浴帽和外卖饭盒来自制防护面罩。

3月26日晚9点半,彭志勇结束了与新加坡政府有关部门的交流,一小时后又将与来自美国的医疗专家举行新冠肺炎疫情线上会谈。

中国的一些经验,很难复制到西方

美国重症医学会是第一个找到彭志勇的外国医学组织。2月8日,该协会关注到了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,联系彭志勇做了线上分享。“那时候我还要介绍新冠肺炎是怎么回事,很多人还不清楚。当时很多医生觉得他们不吃野味,所以这个事情离他们蛮远的。”彭志勇说,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,当时的新冠肺炎“主战场”仍在中国,还有医生问他,疫情是一个national的问题,还是global的问题。“当时我也不好说,只能说有全球化的可能性。”

纽约州长科莫对于当地疫情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在向联邦政府请求支援三万台呼吸机不果后,终于在周二的新闻记者会上“大吐苦水”,对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“隔空喊话”,指责联邦政府在调动医疗物资上不力。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更是自3月19日起,一连3天在发布会上质问美国总统:“你没有运用政府的手段,你一直在犹豫”;“你只是看着,等着”;“任何负责任的总统,都会和我们沟通如何处理疫情”。

03反对和敦促中,联邦政府如何抉择?

在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,截至3月27日,确诊感染人数已攀升到37877人。纽约州州长安德鲁·科莫(Andrew Cuomo)对媒体形容当地疫情蔓延的速度堪比高速动车,“几乎每三天就翻一倍”。

我的感觉是,西方国家非常强调勤洗手的作用,但他们认为只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足够远就不会有其他问题,所以对戴口罩的重视程度不够。他们觉得戴口罩会让呼吸不自由。但戴口罩是非常有用的防护措施,这也是我每次分享的时候反复强调的。

伊利诺伊州一家呼吸机生产商表示,自己需要为联邦政府提供呼吸机,但是伊利诺伊州却不会分得呼吸机,自己是在为“竞争对手”干活儿。

新京报:与国内的新冠肺炎患者相比,国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发生了哪些变化?